•  

     

     

    比起竹谷隆之、鬼头荣作、安腾贤司等,那些日本那些声名远播的玩具原型师,中国本土从事原创GK制作的人屈指可数,再加上观念和技术等各种因素的限制,就更少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出现。

    四季几乎是像孙悟空一样,突然蹦出来的一位玩具造型师。在此之前,即便做GK的在国内相当小众,互相之间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根本就没听说过他这号人物,从而也不禁令玩家揣测,他到底以前是干嘛的?怎么一出手就奉上一款比竹谷隆之还竹谷的GK作品——“地藏”

    能有如此造型功力,至少也得是学过美术的。四季勉强算是专业院校出身,而且学得特别杂,国画、版画、油画他都试过。毕业之后当了仨月美术教师,接着做新媒体,追着那些行为艺术家的屁股后头做跟踪报道,又整了3年化妆品,还在传媒大学门口卖过毛绒玩具。乘房地产红火的时候,再扎进去折腾了四年,好歹干的活儿都跟设计有关,就是跟雕塑无关。

    工作闲暇,四季喜欢信手涂鸦,他钟情于宗教神话故事,把各路神仙都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画了一遍。地藏是他画的最后一个角色,在很长的时间里,地藏只存在于他的脑海和画稿上。

    这期间,四季开始收藏玩具,一开始是麦克法兰的再生侠,后来又收集BANDAI的圣衣神话,从肌肉虬结的美系,横跨到美形纤细日系,乍看上去毫无联系,其实麦克法兰对造型设计的重视,以及圣斗士背后的神话渊源,恰好体现了四季的兴趣取向。在收藏的过程中,四季从玩具杂志上看到了竹谷隆之的介绍,顿时灵感显现,从来没想到玩具居然能呈现如此高水准的造型,“我从来不知道玩具居然还能这么做!”于是他就想尝试将自己的地藏,也做成GK。

    恰好赶上08年金融危机,国内房地产也受了点影响,自己所在的公司要搬,又离家太远,反正那几年做房地产也赚了不少钱,干脆辞职踏实做玩意。

    四季说,地藏其实是个法器,叫降炎魔尊,密宗里头叫曼陀罗。他当初看到一本书,就专门说这些。四季说他的作品其实叫“化生地藏”,是因为佛说天下的生命有四种方式出生:“胎生”、“湿生”、“卵生” 和“化生”。无所托而忽有,称为化生。四季跳脱了以往约定俗成对于神魔的表现方式,而采取自己所理解的形象。 

    在原模的制作过程中,四季坦言最大的困难是坚持,每当遇到瓶颈的时候,总会产生放弃或者重新再来的想法,能持久完成一件作品是非常困难的。根据经验,即便做GK是个慢工细活,但四季认为一个作品的制作周期最好不要超过两个月,否则会影响作品的质量,这时只有平复心态,方能让工作得以继续下去。这不仅是四季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原创者的困扰。

    地藏原型完成之后,开始进入翻模环节,四季对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通过请教有经验的圈内人,对方给他推荐了一家广东玩具厂。厂子特别专业,最初的样品四季觉得分模线太大,厂长二话没说,立刻重新翻制,直到满意为止。玩具厂如此卖力,难道是觉得这个领域有大利可图?“我们这点儿东西,根本不够人家赚钱,量太少才几十个,只不过玩具厂长也喜欢做原型,觉得这玩意有灵气,国内也没什么人愿意全情投入,纯粹是帮忙。”

    地藏量产之后,半卖半送,四季最后一算,折腾了大半年,也就赚了2000元。GK这种玩具类型,即便放到欧美日本也是小众,何况刚刚有点苗头的国内。“我都快穷死了,要不是真喜欢,恐怕很难继续。”

    地藏之后,四季第二个作品依旧是自己设定的神话角色,叫做吉祥天。在制作过程中,恰好赶上家里装修,四季是边监工边制作,分身乏术。完成之后将原模快递给玩具厂的过程中,原模又不幸碎掉了,最终只能让工厂碎着把原型给翻模了。

    好在,通过制作原型,四季结实了一帮志趣相投的人,甚至大洋彼岸的玩家都跑来购买,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四季除了自己做GK之外,还购买竹谷隆之等大师的作品,“我必须要拿到大师的作品,看他们是如何处理细节的,分件是如何分的。”有一次四季通过日本的朋友买竹谷隆之的一件GK,没想到卖家居然是日本著名的手办大师矢竹刚教,这也算是难得的缘分,于是四季便给矢竹看了自己的作品。

    对于四季的GK,矢竹认为竹谷隆之的痕迹太重,也是由于竹谷的个人风格误导了太多的人,而跟风者只是模仿到了皮毛,却没有学到竹谷作品的精气神。四季对此的理解是:“高手追求的已经不是形准不准,比如竹谷的怪兽,能够感受到作品的情绪。”这恐怕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了。

    幸运的是,矢竹还将自己监制的海洋堂转轮系列的“异形”送给四季,这款异形可不同于市面上售卖的普通版本,除了底座有矢竹的亲笔签名之外,异形更是经由矢竹本人重新涂装过,经过大师的加工,实物水准远非普通版本可媲美,也算是值得珍藏的一款珍品了。

    由此四季意识到自己需要转变风格,以往的作品都偏向于美式,“都是WETA(电影《魔戒》的道具工作室)范儿,自己的设定做疲劳了,打算找名家的作品来练练手,于是四季便选择了自己崇拜的大师雨宫庆太。

    通过翻阅雨宫庆太的原画集,四季决定将其笔下的“阿鼻”立体化,阿鼻英文名为“ajari” 出自雨宫的漫画《red mausoleum》,连载于《b-club》, 后来汇集成册出了单行本,封面采用了老友竹谷制作的GK作品。四季一口气做了胸像、全身像和壁挂三种类型,目前阿鼻的胸像已经翻模完毕,甚至连美国的涂装大师Joe·Dunaway都购买了他的地藏和这款胸像,并且将其涂装的完成品公示于个人网站,经由Joe的画龙点睛,四季的阿鼻焕发出璀璨的光芒。

    GK就是这样一种特殊的玩具种类,很多玩家购买了名家的白模仅仅放在盒中收藏,论可玩性自然不及可动人偶等其它类型,甚至也无法像雕像完成品那样具有展示功能,因为GK的门槛很高,涂装需要玩家具备很高的美术功底,所以有很多玩家都另找他人代工,但一旦涂装者基本功不过关,那么名家的这款白模也就毁了。所以有些GK玩家就干脆自己将原模翻制,原型旨在收藏,翻制品用来练手,业内管这叫“recast”。这种模式同时也催生出一些专门从事将名家作品翻模的工房,其中香港的2046是比较有名的一家。

    原本四季的阿鼻还会附带一款赠品,同样是来自雨宫庆太笔下的角色,四季在制作这款名为“鸦”的胸像过程中,一不留神把尺寸做大了,如果还作为赠品不仅有些喧宾夺主,成本方面也会受到很大困扰,所以就分离出来单独售卖,这款“鸦”的原模采用了灰色树脂,即便不进行涂装也有着很高的观赏性,况且四季还在其中附带了羽毛,串珠等真实小饰品。

    但是将名家手绘作品有个弊端,反而会比自己的作品还难卖,一方面和四季自身的体系起到冲突,另一方面也会听到来自他人的挑刺。于是四季下一个作品依旧会回到自己的神话设定上来,准备制作佛教中的毗沙门天。

    其实中国有太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优秀题材了,单单一个《山海经》就有非常丰富的资源。但是有意将其中角色立体化的原型师却少之又少,“可能雕塑专业出身的人都忙着追求艺术去了,没人意识到这个领域还蕴含着丰富的宝藏。”四季如此说。幸好国内的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意识到开拓周边产品的市场,从华谊兄弟的《集结号》到完美时空的《完美国际》,后者更是成立了一个原型制作队伍,专门从事旗下网游的衍生品制作和开发,只不过因为经验不足,最终完成品的素质总是差强人意。投资方欠缺有经验的原型师,有才华的原型师没有伯乐亲睐,两者完全脱节,是中国玩具衍生品行业的最大症结。

    四季认为既然没有现成的产业依托的话,索性就自己力所能及地干一些,设计自己的故事,兼以插画作为配套,以后可以改编成电影或游戏。同时也在做外包,但是国内的公司,特别不专业。“我们本来就不是特专业,他们比我们还不专业。尤其我做过广告行业,对于客户的指三道四,特别痛苦。他们会说,眼睛做高了得调,那只能推到重做。这种接活就跟上班没什么区别,特别煎熬,慢慢把拼劲磨没了,还是做自己想做的东西比较好。”

    可是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做这一件事,“北京的氛围还算不错,别的城市就更别说了,问竹谷是谁估计都不知道。深圳那边也不错,热炽模型论坛有很多动手的人,尽管以做机器人模型的居多,但不管哪个城市,原创的气氛都不好。”由于诸如四季这样的原型师又不是名人,还做的是原创,因此市场认知度很低。

    “我妹跟我说,做春哥吧,卖的肯定好!”四季说。

     

     

     

     

  • 2010-05-06

    3D技术,电影激素 - []

    詹姆斯·卡梅隆虽然在奥斯卡上败给了前妻,但从整个电影工业的发展角度来看,《阿凡达》在全世界所引发的3D热潮,仅仅只是撞沉泰坦尼克的冰山一角。毕竟全球26亿的票房,放在唯利是图的好莱坞制片商面前,足以令他们对3D技术趋之若鹜。

     

    事实也证实了片商贪婪。《阿凡达》之后,那些原本并非使用3D摄影机拍摄的电影,也非常时髦地为自己披上件光鲜的立体外衣,但这些仅是通过后期技术呈现的3D效果,就像是为电影注射的一剂激素,在片商的理解中,似乎观众为了能看到立体影像,可以对电影剧情、表演等等其它一切都可以忽视。其中尤以《诸神之战》最为典型:升级打怪式的剧情,恍如梦游般的表演,都足以令其坠入观众的口水中。更要命的是,片商为赋3D硬赶工,画面色调灰暗,3D技术更是形同鸡肋,唯有字幕是立体的,不少观众干脆摘下立体眼镜。花了3D电影的票价,却看了部2D电影,如果说《爱丽丝梦游仙境》让人昏昏欲睡,那么《诸神之战》糟糕的3D技术则会让人暴跳如雷,片商的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大有令观众上当受骗的感觉。

     

    但比起好莱坞片商的唯利是图,那么我们的一些专家则有点厚颜无耻了。还记得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4D电影技术专家李学均炮轰《阿凡达》,认为卡梅隆的工作效率不如他们的《渔盆》制作组,《阿凡达》耗费5亿美元打造的视觉奇观,《渔盆》仅花费6000万人民币就“实现”了。但是李学均所谓的3D技术,是通过Maya软件建模的立体角色,和《阿凡达》立体画面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完全是两回事。

     

    就像电影诞生之初,卢米埃尔兄弟的作品一样,观众会在初次见到火车进站的画面时大呼小叫,第二次再看则已无动于衷,3D热潮同样终将退去,片商的所作所为也只是加速了退潮的时间。幸而在电影行业中依旧有清醒的人。《黑暗骑士》的导演克里斯多夫·诺兰就不打算在《蝙蝠侠》第三部中加入3D技术,他的摄影师瓦雷·菲斯特说:我和诺兰想做一些更酷更有意思的事,谁知道3D热度能持续多久呢?

     

    目前3D技术的确也有他的局限,那就是只能通过立体眼镜才能感受到效果,研发“裸眼”技术,观众就能抛弃恼人的眼镜,直接观看到立体画面了。这个技术也是各大厂商作为自身实力的表现,其中尤以日本游戏商任天堂最为积极。早在上个世纪,任天堂就曾经尝试过推出立体游戏机“Virtual Boy”,那是一个类似望远镜般的装置,玩家将眼睛凑近视窗,就能通过机器内部的液晶屏幕玩到立体效果的游戏,只是那时候的“立体感”,还仅仅只是有红色线条组成的单一色调,由于当时落后的技术实现不了先进的理念,VB也成为任天堂最失败的 游戏主机。然而在3D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任天堂将尝试在其下一代掌上游戏机Nintendo 3DS中引入裸眼3D技术,势必又将重新革命我们的视觉体验。

     

  • 2010-03-19

    朋克李的动物公社 - []

     

    Punk Lee

    在博客中的自我简介如此写道:侠义化身的漫画青年,奥特曼的继承者,炒肝店的常客,基督耶稣的门徒。即便完全没见过此人,也至少可以确定他两个爱好:爱画画,爱玩具。

     

    除了各种趣味横生的四格短篇漫画之外,受到日本漫画家水木茂《鬼太郎》的影响,Punk Lee投入了大量精力,以自己的画风重新诠释日本的百鬼夜行,这些在他那个名叫“Punk Lee的妖怪世界的博客中都能看到。除了手绘作品之外,博客上更多的是大量玩具评测的文章,图片文字都是自己来,都还不赖,只是行文风格颇有些狂放不羁的朋克强调,那么现实中的Punk Lee,是否人如其网名一般混不吝呢?

     

    待得见到Punk Lee的真身,他以一个征婚启事的口吻介绍自己:我叫李墨谦,男,24岁半,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动画专业毕业,从小爱玩玩具!随即笑眯眯地打开一包零食,俨然一个和气生财的小掌柜,哪里能和他网上的ID有一丝半点的性格联系。

     

    李墨谦小时候家里不是特富裕,像变形金刚这类玩具,那得是在提前富起来的家庭中生活的孩子才能承受得起,玩不起昂贵的G1,只能玩便宜一些的玩意。童年他体弱多病,频繁去儿童医院报到,当时的医院比较时髦,有个专卖玩具的柜台,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都有,正版盗版鱼龙混杂。恰逢变形蛋风行一时,连电视里都在播玩具广告,妈妈就说,打一针买个变形蛋,日积月累攒了20多个蛋,虽然惨遭了一番皮肉之苦,但却收获一箱心爱的玩具,李墨谦觉得这番苦肉计,相当值。

     

    玩具进了集中营

     

    别看他年龄虽小,却具备了收藏的意识,觉得这些玩具都来之不易,得好好留着,将来做个玩具收藏家。谁知妈妈等到李墨谦十二岁的时候,就把玩具装箱送给表弟了。无奈之下,幸好偷偷留了几款自己最喜欢的,一个软胶的雷欧奥特曼,“其实本来最喜欢的是艾斯,怎知艾斯也被装在那个箱子里,就剩雷欧了。”还有一个妈妈给他买的唯一一个“特种部队”,蝙蝠魔,配色特别花哨,橘红色那版的,以及乱七八糟的动物恐龙,至于变形蛋,就剩了一头狮子。

     

    童年的记忆全被装箱打包送人了,李墨谦就放弃了收藏玩具的想法。直到上高中,有本书影响了他,那就是软体动物主编的《变形金刚大百科》,这书刚出版的那会儿,掀起了一堆7585前生人的集体回忆,瞬间遭到爆炒,25元的书,一度炒到数百元的高价。软体动物后来说,当时办杂志《玩具新时代》,赔得底儿掉,也就这本《大百科》算是回了点本。“哇靠,这书太好看了!”李墨谦说“全是图,字很少,唤起了我整个儿童时代的回忆!” 李墨谦的父亲是画国画的,经常在外写生,以前一想念父亲就哭闹,父亲知道了就带着他去动物园买了个TF的“闪电”,虽然是盗版的,却又更多的收藏价值和情感回忆。当然,正版的TF他也有,是弹簧,但也在那个集中营一般的大箱子里,至今依旧后悔。

     

    去了南京上大学,外地生活有了花销,能自主经济开支,于是李墨谦便重新开始了玩具收藏。第一套收藏是Q版的TF扭蛋。有回去当地的玩具店逛,老板问他喜不喜欢CAPCOM的《街霸》,那个时代生人谁没泡过街机厅?“当然喜欢了!”于是李墨谦就开始了SOTA出的“街霸”系列可动人偶的收藏,刚出定价特别贵,没想到越往后越便宜,他一口气攒齐了。其实还另有原因,玩具店老板玩积分制,说积分够了就能换个BT版的横炮,04年那会骗他说值七百多块钱,其实也就三四百元,好不容易攒够了一千多块积分,老板却说横炮卖了,送了他一个《魔戒》里的戒灵,还是上发条的糙玩意儿,因此他就不去那家玩具店了,老板忒不实在。

     

    变形金刚成寄托

     

    真正开始收藏变形金刚始于大二,当时学校来一家招学生做动画短片的公司。李墨谦算是导演,联合同学做了一个月,最初对方只想给800元实习费,他不干,说:“门口看电梯的都给1000呢!”同学也纷纷响应,最后公司妥协答应了李墨谦开出的条件。靠自己的劳动得到的第一份薪酬,他原本想请自己暗恋的女生去吃必胜客,谁知却惨遭拒绝,失意之际的他特别不爽,于是就给父母买礼物,然而手中仍有结余,就去了北京的一家玩具店,看中了一款擎天柱,一问价格才350,他也真是在,反问老板:“这不是得卖1000多块呢么?”对方说:“你要是愿意给我2000也行啊!”当时李墨谦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变形金刚分日版美版和欧版,对方却说是KO版,也不跟他直接说就是盗版的,于是掏钱买下,恰好在传媒大学的一个老师也玩玩具,老师告诉他KO版就是高仿。类似经历,恐怕是所有玩家都曾交过的一笔学费。

     

    让李墨谦觉得最自豪的是有个G1的大力神,大四的时候他把笔记本借给了同学,但是却被弄丢了,同学很内疚,相比之下李墨谦却很大度,告诉同学,“电脑是我爸单位发的,不是特别重要,但是什么都不让你陪,你我心里都不踏实!”于是他让同学买个大力神给他,同学问什么是大力神,李墨谦就告诉他照着一千块以上的买,谁知后来发现,这款G1大力神也并非是全配,少了一把小手枪。

     

    将爱好发展成事业

     

    最初李墨谦开始收藏玩具,妈妈说他浪费钱不务正业,于是他想把收藏玩具当成一件正事,就开始写书——《世界著名玩具公司》,并且得到了大学老师的支持,今年3月将正式出版。

     

    既然学动画,毕业后李墨谦自然进了动漫公司,参加了国内的各大玩具展。在广州玩具展上,收到了很多公司的合作意向,想为李墨谦的公司出周边产品,其中还包括香港玩具品牌Enterbay。但有个棘手的问题,当对方问公司的动画片什么时候在电视台播,却没有一个确切的日期,包括DVD出版也是,只能以各种理由来搪塞对方。于是即便有很多公司来咨询,电视台播映日期不清楚,DVD发行日期也不确定,而且自己公司也喜欢狮子大开口,便吓退了所有抛出橄榄枝的公司。

     

    直到上海玩具展,李墨谦想在授权的基础上,从事原型开发,公司自己提供样品,找第三方来生产,至少能掌控产品质量关。《蓝猫》乃至现下的《喜羊羊和灰太郎》,就是在这一环节没做好,导致产品受到盗版冲击的同时,正版授权产品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参加展会还有一个收获,就是看到了香港玩具公司4D的产品,还有德国的思乐,都是以生产各类动物玩具为主的公司,勾起了李墨谦小时候对动物的喜爱。他想,“既然有卖车模和军模的专卖店,那我能不能做一个动物模型专卖店?”于是他便开了一家“动物公社”的专卖店,除了得到了4D的授权之外,他还卖书、卖光盘,不过发现光盘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在网上共享的时代,如今消费者连正版电影都懒得买,谁还会去买一套科普片?

     

    人人都是生物学家

     

    据李墨谦介绍,4D是家香港玩具公司,产品题材比较广泛,涉及动物、人类、机器人等各种角色。但以动物为主,模型、盒蛋都有所涉及。4D的概念是,除了立体3D之外,玩家还能感受它。该品牌做的恐龙,是以拆分的形式收纳在一个恐龙化石式样的包装盒内,别看它小,基本上每款都有二十二到三十二个零件左右,组装会耗费大量的时间。

     

    只是近年来盒蛋恐龙系列仿冒品太多,假的大概10元左右就能买到,正版的也才卖30元左右。幸好真品和假货很好区分,正版的颜色比较浓厚鲜艳一些。但还是由于盗版的冲击,4D2007年正式推出了大受好评的“解剖动物”系列,因为技术含量比较高,不太好仿造。

     

    “解剖”系列的特色是,每个动物产品分两面,一面是表皮覆盖的正常形态,另一面则是透明ABS材质覆盖的剖面,玩家能像看生物教科图一般看到动物的各种器官内脏的分部,从而更加了解该生物的生理结构。ABS材质的透明壳是能够拆卸的,玩家可以自行将内脏填充于动物玩具体内,然后用肋骨扣住,充当一回生物学家。解剖系列的物种非常丰富:恐龙、家畜、两栖、鱼类都有所涉及。虽然有很多以恐龙玩具扬名的公司,像Papo、思乐等等,但是最符合科学的还是4D,因为其他品牌更多的是请玩具设计师等艺术家来制作,而4D则是和中国古生物博物馆合作,可以说是一家科普型的玩具公司。

     

    4D的缺点是不系列化,除了恐龙能单独成一系列之外,其它物种的玩具类型太过多样,更要命的是比例并不统一,一只解剖甲虫的个头,会比一只解剖蜗牛都大,除非在单一物种上不断研发新产品,否则无法令玩家具备持续收藏的动力。

  •  

     

    《最终幻想》系列游戏,在日本流行的角色扮演类型中具有崇高地位,并在全世界游戏产业中也具有一定的号召力。最重要的是,每逢新作的推出,《最终幻想》都会为数码艺术建立全新的技术标杆,从而得到好莱坞等其它娱乐产业的关注。此外,游戏的即时战斗系统具备很高的紧张感和策略性。

    游戏商史可威尔艾尼克斯于上周在北美正式发售《最终幻想13》,并且是针对索尼PlayStation 3和微软Xbox360的两个版本,借以规避高额研发经费带来的销售风险。问题是《最终幻想13》是由超过1000多场包含了精美动画特效的单线式战斗串起了50到70个小时的游戏时间。

    一款优秀的游戏并非仅是一个从头打到尾的单线流程。如果《最终幻想13》的制作组能够给予玩家更多的自由度,从而跳出规则的限制,让他们自己去寻找游戏的乐趣,那么《最终幻想13》将不会像现在这样仿佛是一个镀金的笼子,而会成为一个镀金的茧。

    或许你并不知道,“茧”正是游戏中一颗小行星的名字,你会花费很多时间徒步在虚拟的迷宫内。(到游戏后期,赋予玩家自由度会更高一些,但大部分时间依旧是走迷宫)。

    在全美最大的电子娱乐E3展上,我曾问过史可威尔艾尼克斯的游戏设计师,在北美和日本的两地消费群体中到底存在哪些习惯差异?

    “北美的角色扮演类游戏,能够给予玩家自己决定的权利。他们需要自己设计游戏中的角色形象,并且在一个设定宽松的环境内探索世界和做出自己的选择。”

    这完全正确,近年来广受赞誉的西方角色扮演类游戏,诸如:《龙腾世纪:起源》、《寓言2》、《辐射3》和《质量效应》,更不用提《魔兽世界》。都建立了让玩家自由发挥的概念。日本的游戏玩家对于角色扮演类游戏却具有另一种价值观:他们习惯于在已设定好的角色和故事中按部就班地循序渐进。

    自由创造角色和玩家决定情节发展的玩法,对于日本游戏厂商来说完全是外来的游戏设计理念。其实,赋予玩家自主权和固定情节线路是不对立的,还更有利于通过探索在故事中找到自己的方式和步调。

    至少《最终幻想》的前几作就有这一趋势。游戏中充满了自由选择的迷宫和小游戏,在有趣的环境中探险和不同的角色遭遇,哪怕这些和游戏的主线情节发展全无关联,如今一切全没了。在《最终幻想13》中没有城市、没有互动和最起码的角色行为驱动力,只是一味地在迷宫中做没有意义的探索升级。在《最终幻想13》中有的只是一场接一场的战斗,一些赏心悦目的数字动画和华丽夸张的故事。

    在大部分的《最终幻想》系列游戏中,角色大都被赋予了天生但当救世主的伟大使命,其中免不了诸如“外表冷峻的士兵却有着热诚的心灵”,“举止轻浮的女子以反派姿态登场”等陈词滥调,但这些都随着游戏剧情的推进慢慢显露出角色的个性和立场。

    特别值得赞赏的是,史可威尔艾尼克斯在《最终幻想13》中设定了一位令人感动的中年黑人男子形象。这个由单一民族的日本厂商创造出来的黑人角色Sazh•Katzroy,在日本数字娱乐的主流市场是一个令人惊喜的黑色符号。其实史可威尔艾尼克斯几乎是像自家创造的经典之作《最终幻想7》中的黑人壮汉角色Barret•Wallace致敬。

    《最终幻想13》幕后的真正明星其实是视觉设计和动画制作团队。他们创造了这个星球上最令人感动和震撼的视觉动画。

    我最近邀请了几位朋友将《星球大战前传3》中的星际大战和《最终幻想13》中的开篇序幕做了一番对比。不好意思,乔治•卢卡斯,经过我的“陪审团”一致通过,《最终幻想13》更像是当今数码动画的游戏版“阿凡达”。

    此游戏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渲染效果,却暴露了Xbox360的先天不足。对于索尼的PlayStation 3版本而言,仅需一张蓝光光盘就能装下所有内容,而仅搭载了稍显落后DVD光驱的Xbox360,则耗费了三张D9光盘。(微软,你听得见么?)

    然而,游戏的视觉辉煌都只会使我倍感挫折和焦虑,这些辉煌的创造成为一幅华而不实的空壳,它们将灵魂出卖给了单一的线性流程。或许我的眼球会被那些瑰丽的视觉特效所吸引,但在真正结束游戏开始回味时。我想,无论它们来自哪个国家,玩家都应得到更多的自主权!

     

  • 延伸阅读:http://bilirenou.abang.com/od/basic.--3b/ig/s-m-h-09/

    雨宫庆太于1959824在日本千叶县浦安市出生。是继实相寺昭雄之后,日本影坛最具影响力的特摄电影导演,同时又兼具插画家、角色设定师、玩具设计师、公司老总等多重身份,活跃于电影、美术等多个领域。

     

    雨宫自幼便喜欢特摄电影,特别是石森章太郎的《假面超人》系列。80年代曾就读于阿佐谷美术学校,该学校同时涌现了许多著名人物,其中有晚雨宫两届的著名漫画家桂正和,以及晚三届的日本插画大师寺田克也和造型大师竹谷隆之。凭借良好的私交,在雨宫1991年拍摄的电影《杰拉姆》(Zeiram中,桂正和饰演了一个龙套角色,而竹谷隆之除了担当雨宫电影《未来忍者》的美术工作之外,更为其中角色制作了数款脍炙人口的手办GK

     

    毕业之后,1981年雨宫进入电影公司,翌年便成立自己的公司,涌现了阿部统和篠原保等活跃在特摄界的人才。其后通过《宇宙船》杂志主编村山实的介绍,1985年雨宫担任《巨兽特搜》的角色设计,1986年的《时空战士》拍摄工作则成为一把手,为两年后独立担任导演工作的《未来忍者》奠定了经验基础。近年来,雨宫着力打造全新特摄片《牙狼》,获得好评,更是吸引了以往对特摄片持有粗制滥造态度的非主流观众的亲睐。

     

    雨宫庆太在中国更多的是以游戏设定师而闻名,曾为ENIX《七风岛物语》、CAPCOM《钟楼3》和《鬼武者2》以及《源氏》等著名游戏做出很多优秀角色设计。从他颇具日式和风的电影和游戏设计中不难看出,雨宫庆太的画风具有天马行空的幻想以及大开大合的水墨氛围,其本人也善使毛笔作画,当然毛笔字也写得不错。

     

    日本造型杂志《S.M.H》,在1997年出版的9月号中,封面便以雨宫庆太为该刊特意创作的功画之箱系列作品为封面,同时登场的还有竹谷隆之、韮泽靖、鬼头荣作、山田卓司等活跃在玩具设计界的大师们。

     

    《杰拉姆》在欧美B片迷中享有很高的声誉。

    《源氏》人设

    《钟楼3》概念人设

    分镜,有美术功底的导演就是不一样……

    《七风岛物语》销量惨淡,但是人物设计却广受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