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10

    米高·刘的十年 - []

    更多图片

     

    1999年929 ,香港艺术中心。 

    有一列观众,弯弯曲曲地从四楼展览室排到了大街上,等着进入一位叫迈克尔·刘(Michael Lau)的人偶设计师的作品展。在时尚的香港,这是一个新的潮流。由塑料制成的12寸可动人偶,正在成为大众流行文化的现象,在香港有很多收藏此类玩具的玩家,尽管在外人看起来有点无聊。

     

    但是刘的作品并非传统意义的玩具,他使用和孩之宝《特种部队》(G.I. Joe)一样的12寸素体,制作原创的头雕、配件和服装。刘塑造了一系列街头潮人:玩冲浪的,玩涂鸦的,玩滑雪……用各种时下流行的名牌服饰包装,成为街头流行文化的影射。“街头潮流和饶舌文化浪潮正在袭来”刘说。“文化所包含的时尚、音乐、涂鸦等元素,正显示出强劲的创造力,就像一个世界流行的标签。无论在香港、东京、英国还是美国,年轻人的着装风格几乎一样。凭借敏锐的角度和敏捷的思维,刘创造了99个“花园人”(gardeners)(这是他早年创作的漫画名)。

     

    迈克尔·刘的创作,为香港其它漫画家、广告人和设计师带来了灵感,纷纷开始设计自己的玩具产品。当日本的一些独立设计单位开始推出限量的玩具时,香港的设计师们紧跟潮流。在接下来的五年里,网络的迅速发展使得香港向世界的沟通和推广变得方便,首先在本土流行,其次蔓延至日本,最后是欧美纷纷掀起香港设计玩具的收藏潮流。那些往往限量几百个的玩具,显然收藏的意义比把玩更大,为了玩具保值,玩家把玩具封存在盒内,一款广受欢迎的玩具能在EBAY上瞬间翻倍。虽然在日本美国和欧洲都有杰出的玩具设计师,但是香港的并不逊色,同时本土亦有一群狂热的玩家,舍得花费数千元乃至上万元的开支去收藏。

     

    如今,十年过去。Hip-Hop潮流早已过时,但阿迪达斯和耐克等服装品牌,引领的街头潮流风头依然正劲。迈克尔·刘和耐克开展了长期合作,设计了脚穿耐克跑鞋的传奇跑手Steve·Prefontaine,他的“花园人”也扩充到了109位,其中不乏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名摄影师Terry·Richardson这类著名人物。

     

    201026,在北京三里屯北街的潮流店NPC,正在举行迈克尔·刘的十年回顾展,所有109位“花园人”12寸可动人偶悉数到齐,而刘的手稿也一应俱全地奉上。尽管刘在众多玩家心中已是大师级人物,但对于北京多数潮人来说,似乎还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在现场的门口,有位观众听到迈克尔的名字,纳闷的问:

     

    “谁的展览,杰克逊啊!很有名吗?”

  • 2010-02-06

    卡梅隆玩票 - []

    如果有人觉得《阿凡达》是《与狼共舞》的科幻化身,那并不奇怪,整个潘多拉星都是卡梅隆的童梦。

     

    《阿凡达》的灵感来自于卡梅隆童年时读的小说,除科幻题材之外,他最钟情丛林冒险题材,“我曾一度想要做一个老式的丛林冒险,只要把故事背景放在其它的星球上,并且按照它的规则去设计就可以。”

     

    也只有这位世界之王的豪言壮语,才会有人心甘情愿地亲信,卡梅隆骗来福克斯公司的五亿美元,完成了童年往事的行为艺术壮举。但就在《阿凡达》以近19亿美元的票房,超越《泰坦尼克》成为影史票房第一时,卡梅隆在开拓电影衍生品方面的功力,似乎不如偶像卢卡斯的《星球大战》来得深厚。

     

    在《阿凡达》上映前几个月,由法国游戏公司UBI制作的同名游戏提前发售。电影未映,游戏先发,向来是有着完整产业链的好莱坞所擅长的营销手段。卡梅隆非常看重游戏版,在2009年美国E3展,还亲自登台为游戏造势,电影中受篇幅所限无法呈现的情节,将在游戏中得到延续,玩家能够深入了解潘多拉星的全貌,并信誓旦旦地保证游戏的水准将不亚于电影。凭借卡梅隆卖力的忽悠,还是吸引了不少玩家购入,却纷纷大呼上当,权威游戏网站IGN打出的6.8分就能说明一切,这恐怕是连卡梅隆自己也预料不到的。

     

    比起大爆冷门的游戏,玩具销售则一路红火,刚从美轮美奂的潘多拉星抽身而出,回到现实见到麦当劳快乐儿童餐的《阿凡达》玩具,自然会勾起强烈的消费欲望。除此之外,世界第一玩具商美泰尔,也获得了《阿凡达》的授权,将剧中的人类和纳维人角色制成了4.75寸可动人偶,并为配上了双方的直升机或是各种生物作为载具,孩子能将人偶骑在塑料蝠魟兽身上,去体验一把卡梅隆似的导演瘾,模拟自己心中想象的场景。别看塑料玩具质感粗糙,美泰尔却也引入了所谓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的时髦技术,通过摄像头扫描玩具附带的网络标签,便能在屏幕上投射出鲜活的全息图像。好莱坞通过玩具,提前向下一代进行技术普及。遗憾的是该玩具系列并未引进国内,只有在淘宝上出现零星的产品,却也炒至两三百一个。

     

    或许成年玩家对美泰尔的那些低龄玩具并不感冒,在圣地亚哥动漫展上展出的A.M.P装甲才能吸引他们的目光,遗憾那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电影道具,不过有着丰富电影道具制作经验的玩具商Sideshow,将发售限量500个的A.M.P机甲雕像,定价1000美金换来的是精致的做工,充分满足那些电影发烧狂的审美需求。

     

    可动人偶不好买,然而雕像又太贵,于是国内有许多DIY达人,决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网名“铁皮猴”就是其中一位,学动画的他捏了一款女主角妮特丽的胸像,惟妙惟肖的样子正像那首歌唱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当观众带着3D眼镜,惊叹于好似触手可及的立体影像时,时光转瞬倒流,一百多年前的法国,卢米埃尔兄弟打开一束光,银幕上的“火车进站”,人们大呼小叫地四处逃窜。此时的卡梅隆,同样隐匿观众身后,只是一次玩票,就换来许多票子,没事偷着乐吧,至于好戏,还在后头,那就是《铳梦》。

  • 2010-01-26

    一世老顽童 - []

     

    在《迷失东京》里,比尔·墨瑞饰演的美国过气明星,参加日本综艺节目时,惨遭主持的恶整,搞得他既无奈又莫名。

    印象中日本综艺节目的主持,大都像电影中那样,以毫无底线的戏讽和哗众取宠的搞笑,来博得观众的青睐和收视,不过其中有一位并非如此。

    常看电视的朋友,想必对所乔治这个搞怪主持不会陌生。所乔治本名芳贺隆之,出生于1955年1月26日,是日本主持界元老级人物。多年以来,他以风趣幽默的台词,彰显阅历上的睿智豁达;以乐活人生的态度,传达顽童般的处事哲学。别看他一头白发一把年纪,却是日本年轻女性心目中的理想父亲。当然,他的才华并不仅限于插科打诨,他还作词作曲、撰写书籍、出演影视剧、担任幕后配音等工作。他曾出演日本国宝级导演黑泽明的遗作《一代鲜师》,并且在宫崎骏的新作《悬崖上的金鱼姬》中为波妞的爸爸“藤本”献声。

    所乔治除了是位综艺多面手之外,更有一套自己的乐活哲学,年届五十有余,依旧生龙活虎得像个孩子,作为全日本最有名的“老顽童”。所乔治的业余爱好就是收藏玩具,他经常带着自己的玩具去参加综艺节目,在东京都世田谷区更有一间高级住宅,那是所乔治为玩具打造的“世田谷基地”。

     他喜欢将玩具摆放出各种场景,并用相机记录下来。2006年,所乔治将自己多年的玩具主题照片,编辑成书《G.Tokoro Character Navigation》,并为每张照片中的玩具,配上一句拟人化的爆笑对白,同时附带一句个人的哲学语录,从而在令读者会心一笑的同时,能领悟到他的乐活哲学。他会让一个霸王龙玩偶,手里捧着饭盆,摇尾乞怜地说:“能不能分块豆腐给我?”同时在照片上注释:小心说着好话凑过来的人。

    玩具摄影集一经出版,便大受好评,2007年更乘势推出第二本。平心而论,虽然多达三四百页的《G.Tokoro Character Navigation》属于摄影集,但所乔治的摄影技术实属一般,全然不讲究布光景深等摄影技巧,而仅是像傻瓜相机般单纯按下快门,自然不及某些摄影高手出身的玩具照片,但正是如此,所乔治仅从一个普通玩家的视角出发,不以专业化的写真打动人,而将每款玩具都视为自己的化身,将它们摆放在若干个或搞笑、或严肃、或无聊的虚拟场景中,通过快门记录下自己toy story的快乐每一刻。

    金庸笔下的老顽童,穷极无聊练起左右互搏术,即使没有旁人陪伴,也要自己跟自己玩。所乔治正身体力行地向世人展示自己精彩的顽童人生,王世襄说得好:“连玩都玩不好,可能把工作干好吗?”

  • 我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星战门外汉。

    但谁要是觉得自己懂,再懂,恐怕也没缔造者卢卡斯懂么?可你能说,他对银河史中的每处细节都了如指掌么?未必吧,谁知道卢卡斯影业的员工又会背着老板设计出什么根据自己形象而来的原创角色。

    如果上下六部EP外加七零八落的游戏动漫构成30多年发展而来的《星球大战》,能够三言两语乃至一言蔽之,那么,要那几本厚实的《星球大战》百科全书作甚?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缔造的潘多拉星球百科全书还有四百多页厚呢!

    所以,谁也甭觉得自己是什么星战研究领域的大拿,在你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一览众山小的时候,顶多就跟豆瓣上看看电影写写观感的电影爱好者一样,和你我一样是个伪非,没什么不好,别不好意思了。

    于是,在你卖弄星战学识的时候,我只能如此回应:“好的,我知道了。”言外之意就是:“就你懂!你又懂?”

    有给别人挑刺儿的功夫,不如学学台湾华人星战,正儿八经弄个平台,探讨点供人参考的东西,吸引更多人成为星战爱好者;或者效仿http://ethermetic.com/,搞个传播伪科学的群博客,话题不深,噱头十足,赏心悦目;再不济,好歹您也弄一微博啊,毕竟,像我等只是从VHS时代开始看《星球大战》,顶多也就看过六部EP的伪非星战爱好者来说,您这样专收各类《星球大战》figure的资深,毕竟专业多了不是?中国的星战新希望,还等着您来传道授业解惑呢!

    生活如此美丽,何必执着于细节,让你纠结让你忧的《星球大战》,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个心结。

    好了,其实,我是一个trekker。

  • 2010-01-18

    离开凶箱的日子 - []

    周六兴冲冲地买了两张游戏,一张是《暗黑血统》,另一张是《战地双雄》。

    首选《战地双雄》,拜世博会所赐,最近几款游戏不约而同将背景故事安排在魔都,也想听听NPC操着周立波式的腔调错比。塞盘更新,在看过华丽丽的东方明珠倒掉之后,主角登场,没走几步看到远处一幅保平安的横幅,死机了。

    重启,见到了所有软饭都心惊肉跳的情景:指示灯明晃晃地闪着三道红光,它像是在说:“佛儿,我的意识在消失。”

    心想应该不会啊,单65nm,大冬天的,背后特意追加的散热风扇还卖力地吹凉风,应该不是所谓的高温引起GPU仆街,以为是假三红。晾了几分钟之后,重新开机,四道绿光,一阵欣喜,活过来了,进入系统,几秒钟后,又再死机,重启之后,三红依旧,彻底崩溃,真中奖了……

    抱着一线曙光,查了查错误代码,显示的是0102,果然是真三红。不信,复查,显示的是0110,诊断结果和0102一样……

    自购买日起,至今恰两年,正经打穿了18款游戏。比起买了8年,还能玩儿的PS2,Xbox360这寿命,未免也太短了点,在离开凶箱的日子里,失去了爱姬才知道寂寞。

    没有三红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只有经历了才会变成索饭。

    Farewell My Concub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