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1

    HR·GIGER -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verhyde-logs/47426768.html

    上世纪,得益于《S.M.H》的创刊,一些以往在主流玩具杂志上无法大篇幅运作的深度专题,就能在此平台实现。诸如1997年出版的《S.M.H》第五期,专题就是介绍《异形》系列的设计师HR·GIGER以及他的电影造型设计。这位居住在瑞士的艺术家,平时基本连大门都不出,偶尔逼不得已出国办展,也尽量在欧洲本土,因为他害怕坐飞机,哪怕是《异形》电影开拍,导演雷德利·斯科特也得从好莱坞飞去英国和GIGER探讨影片,只是其人太过神秘,以及其作品的阴暗观感,所以当时摄制组的人都有点儿怕他,只有导演和制片和他交流。其实GIGER是个非常文雅的人。或许正是因为他内心极为敏感怯懦,因此通过绘画这个宣泄渠道,将他所惧怕的黑暗呈现在画布上,成为其标志性的个人艺术风格。

     

    更不为人所知的是,GIGER除了《异形》和《异种》之外,还曾参与了乔·舒马赫拍摄的《蝙蝠侠3》的蝙蝠车设计,从草图上可以看出,这辆蝙蝠车有着强烈的GIGER个人风格,依旧是生物加机械的路线,非常像一对染色体,而在蝙蝠车的功能设计方面,则以车厢为轴心,车头和车尾能像剪刀那样开合,这样的设计如果真在电影中实现,想必除了华纳高层之外,连当时的蝙蝠侠粉丝都会崩溃,所以这份设计稿被毙自然是里所应当……

    不过由此可见乔·舒马赫并非像想象中那样烂,而在拍摄之初也有自己想法的,只是被制片商压制太久之后信心尽失,乃至在拍《蝙蝠侠4》的时候,华纳觉得前三部拍得太阴暗,不适合儿童观看,而且还要配合玩具商的意见对角色造型修改,据说角色造型如果太复杂,会对玩具制作增添困难……于是舒马赫在片场嚷嚷:别较真了,朋友们,就当我们在拍一部卡通片好了~!

    除此之外,《S.M.H》的主编歌田敏明还请来日本美术界的专家对GIGER评头论足,并以GIGER的一些作品为配图。这让我想起当年做杂志,任何选题报上去,主编都会问,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去找他们采访,既显得权威,出了问题也能推给他们,于是便出现了这个世界,砖家横行的场面……囧。

    GIGER笔下最著名的角色——异形,其相关周边产品也多如繁星,时至今日依旧不断推出,甚至影响了皮革的设计,足见这个角色的经典性。

    大专题完结,转入《S.M.H》每期固定的专栏,首先自然是竹谷隆之的《渔师的角度》,以创作者在童年时在北海道的生活经历为背景,加上竹谷隆之个人的想象力,呈现一个个超现实的奇观场面。

    《渔师的角度》之所以地位斐然,一是竹谷隆之提升了玩具设计师的地位,二是传达出日本人对生态和人文方面的重视,想想日本玩具厂海洋堂连绵不绝地推出各种飞禽走兽的盒蛋,不难理解日本人为何从小就对博物学产生极大的兴趣。

    竹谷隆之精准的人体结构以及精细的场景设计,使得其当仁不让地成为日本造型界第一人,他涉足玩具设计、广告创作、电影特效等多个领域。在日本电影界的地位,也和斯坦·温斯顿在好莱坞特效界差不多,难怪连NIKE总裁都是他的粉丝,可惜日本电影的特效远远不如好莱坞强,但是在游戏的CG制作领域,还是能体会到竹谷的功力,比如《最终幻想》电影版中登场的“巴哈姆特”。

    造型师鬼头荣作的专栏《旅行惑星》仅排《渔师的角度》之后,但是论及想象力,恐怕连竹谷隆之都要甘拜下风,鬼头荣作的作品才是真正的天马行空,每次看他的玩意,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赏心悦目,静态绘画与立体模型的结合,让我想起了特里·吉列姆影片的场景,以及溯源至“电影魔术师”乔治·梅里爱的作品,有趣的是,当梅里爱晚年潦倒时,也是选择开了一家玩具店隐居。

    作为日本最知名的模型创作者,山田卓司被誉为“场景王”,他擅长从平常百姓生活中取材,尤其是对昭和时期的场景还原,意图够唤起普罗大众对美好时期的怀念,他的作品和电影《永远的三丁目夕阳》一样,总是笼罩着一层暖暖的昏黄光线。因为迎合了大众审美和价值观,所以他的作品在普通民众中最容易接受的,不过在众星云集的《S.M.H》中,也只能往后靠了。

    山田贵裕有点像大友克洋,对各类机械情有独钟,喜欢《AKIRA》那样的飞车小子。此君画漫画和做模型都是能手,纯粹玩票而已,不过就算是玩,水准也是超群的。

    造型创作自然和特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电影界的冢本晋也和这群玩模型的私交也很好,在拍摄《铁男2》因为有着相比前作充裕的投资,他也邀请造型师担任影片特效制作,所以《S.M.H》找冢本来谈谈拍摄心得。

    《S.M.H》前半本的视觉专栏结束后,就进入了以黑白印刷的文字专栏和漫画专栏部分,这些文章涉及的话题,电影、漫画、社会……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只有读者想不到的,没有作家写不出的,比起视觉部分,文字才是真正的“长见识”。而且不少文字作家又同时擅长绘画,所以能写能画成为这些专栏的一大看点。

    文字专栏结束后,便是短篇漫画的部分,这期刊载的是同样活跃在游戏、漫画、电影等领域的大师韮沢靖的作品。

    玩具、文字、视觉、漫画这些元素综合在一起的《S.M.H》,脱胎于玩具又超越玩具,所以我真的不好意思用玩具杂志称呼它,但又找不到更符合意境的词汇,总之,《S.M.H》的的确确是我见过的最具想象力的“杂”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lack Jack 2009-10-01

    评论

  • 公然晒物啊你!!!!直接把你那些SMH扫描上传供我们下载才是正道!!!

    这边儿有不少HR的画集~~~
  • 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