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23

    《诗人》作序 -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overhyde-logs/61008434.html

    史蒂芬·金

    不論您是讀者或作家,要開始一本小說可能極為困難。書中人物尚未成為您的朋友,而且書中所有地點都顯得陌生;因此開始閱讀的動作有如強迫展開親密關係。此時hooker可幫上忙。我指的不是妓女,而是精采的第一句開場白。我極愛開場白,我收集書籍開場白如同別人收集郵票或硬幣,而本書的第一句開場白可說是藍帶冠軍。「死亡是我的領域,」本書主人翁傑克˙麥克艾弗伊一開口,我們猶如上鉤似地,一頭栽進書中世界。這句話並不算投機取巧,它完美設定了本書氣氛:黑暗,令人沉思,完全的恐怖。它也將這本《詩人》與康納利之前四本小說拉開距離。前四本書是同一位主角的系列小說。我可想像哈瑞˙鮑許(The Concrete Blonde等書主角)說出「死亡是我的領域」之類的話,但或許是在他感到極為幻滅之際才有可能。


    關於這本小說,您首先需要知道的是,它是一則精采紮實的故事敘述,假如您喜歡懸疑小說,本書絕對會為您帶來極致閱讀享受。本書事件層出人物繁多,許多人物極具個人色彩;我數到二十八位「有台詞的角色」,後面還有更多。但是讀者不會迷失,因為傑克幾乎隨時在場,報導事件,「死亡是他的領域」。


    關於這本《詩人》,您需要知道的第二件事是,它的恐怖極為真實。我們都知道看恐怖小說必須打開所有燈的老掉牙說法(彷彿燈全關了有辦法看書似的),但是我第一次閱讀《詩人》時—是在科羅拉多州的波爾德,距離西恩˙麥克艾弗伊生命結束的地點不到六十五公里—隨著屋內書中情節逐漸達到高潮而屋外逐漸天黑,我的確得呼叫燈泡支援。我認為自己對於虛幻恐怖之想法已定型,但是隨著傑克越深入「詩人」的世界,我也越覺恐懼。我以後聽到數據機連結的刺耳聲音,肯定會聯想到這本小說。康納利以老派手法營造恐懼氣氛,真正地敘述故事。如果您是喜歡血腥的讀者,本書絕對不乏血腥—迷人的女大學生被分屍成兩段,這還只是開胃菜— 但是血腥的用意絕非在於提振乏力的劇情。因為《詩人》情節絕無欲振乏力之虞。容我重複,本書是小說,不是把戲,因此隨之而來的是小說舊有且美味的閱讀滿足。


    康納利的寫作時而優雅,時而講求實際。它吸引讀者進入這可稱為經典推理之作的故事(如何做案以及重點是誰下的手),而且到了最後,經過一連串如精心放置炸彈一一引爆的令人驚訝情節之後,讀者可回顧,看看整本作品細心鋪陳(且極為巧妙)的劇情結構。容我重複,本書沒耍把戲。這類推理小說的作者希望在最後兩章真相揭曉時,我們讀者會感到意外—甚至受到驚嚇。(回想您第一次得知究竟誰殺了羅傑˙艾克洛(Roger Ackroyd)的感受)。閱讀過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約翰˙麥唐諾(John D. MacDonald)、艾爾莫˙李歐納德(Elmore Leonard)、娜歐˙馬許(Ngaio Marsh)、露絲˙藍黛兒(Ruth Rendell)以及其他許許多多推理作家之後,我們極少對於劇情感到意外或受到驚嚇。但是《詩人》的結局的確令我感到意外。而且也受到驚嚇。這不僅是推理小說,但麥可˙康納利仍極注意推理小說之嚴格邏輯規則。結果完成的作品深度與內容兼具,值得重複閱讀,不止兩次,或許三次。


    本書是麥可˙康納利這位多產作家截至此刻(1996年)最精采的作品,也讓他成為世紀交替之際推理小說界的重要作家。我不輕言使用「經典」一詞,但我相信《詩人》或可證實是一部經典推理小說。有時小說家透過絃外之音向我們傳達美妙訊息:「我有能力做到更多,比我想像得多。」《詩人》正是這樣的小說,情節長內容豐富,層次多令人滿足。希望各位讀者都能享受那發掘出「死亡是我的領域」背後玄機的樂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