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7

    Monsterpalooza花絮 - []

     

     

     

    Simon作为艺术家参加了Monsterpalooza展,他讲述了自己和德尔•托罗的缘分。
    
    当时Simon正在布展,远远就看到一个胖子走了过来,指着自己的作品“黄油球”说,“我要找你收版权费,因为你做的这个胖子长得像我!”Simon一看原来是《霍比特人》未来的导演德尔•托罗(遗憾的是如今托罗已经退出了),刚想进行自我介绍,谁知托罗已经在网络上看过了他的作品。可在当时托罗已经买了《刀锋战士2》的“收割者”面具,没有多余的现金,于是相约会后通过网络购买Simon的作品。
    
    而后Simon回香港探亲时,在托罗介绍下接受了一家本地节目的专访。Simon印象中的托罗特别胖,穿得又破破烂烂,成天笑眯眯的没有一点架子,看来作为著名导演的身份一点都没有改变托罗宅男的本质。除了托罗之外,到场参观Monsterpalooza展的还有《星际迷航》导演JJ abrams 以及美国特效化妆大师Rick Baker,他最新参与的作品就是翻拍自环球恐怖片经典的《狼人》。
    
    Monsterpalooza展上还有美国老牌GK杂志《Amazing Figure Modeler》举办的创作展。Simon说美国有一帮死硬派GK模型制作者,他们只会做环球电影公司的经典恐怖角色,像狼人、科学怪人诸如此类的,对于新的东西他们就不太接受,从而造成题材枯燥,使得美国的GK创作发展并不如日本快,这可能也是因为美国东西岸的分别,西岸好莱坞的想法新颖一些,而《AFM》编辑部所在的东岸,则怀旧气息更浓厚一些。
    这个就是“黄油球”


     

  • 2010-05-24

    - []

    误操作,把存储了四年资料的硬盘格式化,瞬间浮云,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比起竹谷隆之、鬼头荣作、安腾贤司等,那些日本那些声名远播的玩具原型师,中国本土从事原创GK制作的人屈指可数,再加上观念和技术等各种因素的限制,就更少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出现。

    四季几乎是像孙悟空一样,突然蹦出来的一位玩具造型师。在此之前,即便做GK的在国内相当小众,互相之间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也根本就没听说过他这号人物,从而也不禁令玩家揣测,他到底以前是干嘛的?怎么一出手就奉上一款比竹谷隆之还竹谷的GK作品——“地藏”

    能有如此造型功力,至少也得是学过美术的。四季勉强算是专业院校出身,而且学得特别杂,国画、版画、油画他都试过。毕业之后当了仨月美术教师,接着做新媒体,追着那些行为艺术家的屁股后头做跟踪报道,又整了3年化妆品,还在传媒大学门口卖过毛绒玩具。乘房地产红火的时候,再扎进去折腾了四年,好歹干的活儿都跟设计有关,就是跟雕塑无关。

    工作闲暇,四季喜欢信手涂鸦,他钟情于宗教神话故事,把各路神仙都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画了一遍。地藏是他画的最后一个角色,在很长的时间里,地藏只存在于他的脑海和画稿上。

    这期间,四季开始收藏玩具,一开始是麦克法兰的再生侠,后来又收集BANDAI的圣衣神话,从肌肉虬结的美系,横跨到美形纤细日系,乍看上去毫无联系,其实麦克法兰对造型设计的重视,以及圣斗士背后的神话渊源,恰好体现了四季的兴趣取向。在收藏的过程中,四季从玩具杂志上看到了竹谷隆之的介绍,顿时灵感显现,从来没想到玩具居然能呈现如此高水准的造型,“我从来不知道玩具居然还能这么做!”于是他就想尝试将自己的地藏,也做成GK。

    恰好赶上08年金融危机,国内房地产也受了点影响,自己所在的公司要搬,又离家太远,反正那几年做房地产也赚了不少钱,干脆辞职踏实做玩意。

    四季说,地藏其实是个法器,叫降炎魔尊,密宗里头叫曼陀罗。他当初看到一本书,就专门说这些。四季说他的作品其实叫“化生地藏”,是因为佛说天下的生命有四种方式出生:“胎生”、“湿生”、“卵生” 和“化生”。无所托而忽有,称为化生。四季跳脱了以往约定俗成对于神魔的表现方式,而采取自己所理解的形象。 

    在原模的制作过程中,四季坦言最大的困难是坚持,每当遇到瓶颈的时候,总会产生放弃或者重新再来的想法,能持久完成一件作品是非常困难的。根据经验,即便做GK是个慢工细活,但四季认为一个作品的制作周期最好不要超过两个月,否则会影响作品的质量,这时只有平复心态,方能让工作得以继续下去。这不仅是四季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原创者的困扰。

    地藏原型完成之后,开始进入翻模环节,四季对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通过请教有经验的圈内人,对方给他推荐了一家广东玩具厂。厂子特别专业,最初的样品四季觉得分模线太大,厂长二话没说,立刻重新翻制,直到满意为止。玩具厂如此卖力,难道是觉得这个领域有大利可图?“我们这点儿东西,根本不够人家赚钱,量太少才几十个,只不过玩具厂长也喜欢做原型,觉得这玩意有灵气,国内也没什么人愿意全情投入,纯粹是帮忙。”

    地藏量产之后,半卖半送,四季最后一算,折腾了大半年,也就赚了2000元。GK这种玩具类型,即便放到欧美日本也是小众,何况刚刚有点苗头的国内。“我都快穷死了,要不是真喜欢,恐怕很难继续。”

    地藏之后,四季第二个作品依旧是自己设定的神话角色,叫做吉祥天。在制作过程中,恰好赶上家里装修,四季是边监工边制作,分身乏术。完成之后将原模快递给玩具厂的过程中,原模又不幸碎掉了,最终只能让工厂碎着把原型给翻模了。

    好在,通过制作原型,四季结实了一帮志趣相投的人,甚至大洋彼岸的玩家都跑来购买,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四季除了自己做GK之外,还购买竹谷隆之等大师的作品,“我必须要拿到大师的作品,看他们是如何处理细节的,分件是如何分的。”有一次四季通过日本的朋友买竹谷隆之的一件GK,没想到卖家居然是日本著名的手办大师矢竹刚教,这也算是难得的缘分,于是四季便给矢竹看了自己的作品。

    对于四季的GK,矢竹认为竹谷隆之的痕迹太重,也是由于竹谷的个人风格误导了太多的人,而跟风者只是模仿到了皮毛,却没有学到竹谷作品的精气神。四季对此的理解是:“高手追求的已经不是形准不准,比如竹谷的怪兽,能够感受到作品的情绪。”这恐怕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了。

    幸运的是,矢竹还将自己监制的海洋堂转轮系列的“异形”送给四季,这款异形可不同于市面上售卖的普通版本,除了底座有矢竹的亲笔签名之外,异形更是经由矢竹本人重新涂装过,经过大师的加工,实物水准远非普通版本可媲美,也算是值得珍藏的一款珍品了。

    由此四季意识到自己需要转变风格,以往的作品都偏向于美式,“都是WETA(电影《魔戒》的道具工作室)范儿,自己的设定做疲劳了,打算找名家的作品来练练手,于是四季便选择了自己崇拜的大师雨宫庆太。

    通过翻阅雨宫庆太的原画集,四季决定将其笔下的“阿鼻”立体化,阿鼻英文名为“ajari” 出自雨宫的漫画《red mausoleum》,连载于《b-club》, 后来汇集成册出了单行本,封面采用了老友竹谷制作的GK作品。四季一口气做了胸像、全身像和壁挂三种类型,目前阿鼻的胸像已经翻模完毕,甚至连美国的涂装大师Joe·Dunaway都购买了他的地藏和这款胸像,并且将其涂装的完成品公示于个人网站,经由Joe的画龙点睛,四季的阿鼻焕发出璀璨的光芒。

    GK就是这样一种特殊的玩具种类,很多玩家购买了名家的白模仅仅放在盒中收藏,论可玩性自然不及可动人偶等其它类型,甚至也无法像雕像完成品那样具有展示功能,因为GK的门槛很高,涂装需要玩家具备很高的美术功底,所以有很多玩家都另找他人代工,但一旦涂装者基本功不过关,那么名家的这款白模也就毁了。所以有些GK玩家就干脆自己将原模翻制,原型旨在收藏,翻制品用来练手,业内管这叫“recast”。这种模式同时也催生出一些专门从事将名家作品翻模的工房,其中香港的2046是比较有名的一家。

    原本四季的阿鼻还会附带一款赠品,同样是来自雨宫庆太笔下的角色,四季在制作这款名为“鸦”的胸像过程中,一不留神把尺寸做大了,如果还作为赠品不仅有些喧宾夺主,成本方面也会受到很大困扰,所以就分离出来单独售卖,这款“鸦”的原模采用了灰色树脂,即便不进行涂装也有着很高的观赏性,况且四季还在其中附带了羽毛,串珠等真实小饰品。

    但是将名家手绘作品有个弊端,反而会比自己的作品还难卖,一方面和四季自身的体系起到冲突,另一方面也会听到来自他人的挑刺。于是四季下一个作品依旧会回到自己的神话设定上来,准备制作佛教中的毗沙门天。

    其实中国有太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优秀题材了,单单一个《山海经》就有非常丰富的资源。但是有意将其中角色立体化的原型师却少之又少,“可能雕塑专业出身的人都忙着追求艺术去了,没人意识到这个领域还蕴含着丰富的宝藏。”四季如此说。幸好国内的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意识到开拓周边产品的市场,从华谊兄弟的《集结号》到完美时空的《完美国际》,后者更是成立了一个原型制作队伍,专门从事旗下网游的衍生品制作和开发,只不过因为经验不足,最终完成品的素质总是差强人意。投资方欠缺有经验的原型师,有才华的原型师没有伯乐亲睐,两者完全脱节,是中国玩具衍生品行业的最大症结。

    四季认为既然没有现成的产业依托的话,索性就自己力所能及地干一些,设计自己的故事,兼以插画作为配套,以后可以改编成电影或游戏。同时也在做外包,但是国内的公司,特别不专业。“我们本来就不是特专业,他们比我们还不专业。尤其我做过广告行业,对于客户的指三道四,特别痛苦。他们会说,眼睛做高了得调,那只能推到重做。这种接活就跟上班没什么区别,特别煎熬,慢慢把拼劲磨没了,还是做自己想做的东西比较好。”

    可是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做这一件事,“北京的氛围还算不错,别的城市就更别说了,问竹谷是谁估计都不知道。深圳那边也不错,热炽模型论坛有很多动手的人,尽管以做机器人模型的居多,但不管哪个城市,原创的气氛都不好。”由于诸如四季这样的原型师又不是名人,还做的是原创,因此市场认知度很低。

    “我妹跟我说,做春哥吧,卖的肯定好!”四季说。

     

     

     

     

  • 2010-05-01

    N.O.M - []

    又是一手土。

  • 2010-03-28

    锦衣夜行 - []

    日本著名模型工房hellpainter的原创作品,名为黑衣,今日采访国内造型师四季,看到顺便搞一只,算是第一款GK,颇有些我喜欢的《未来忍者》的影子。

    下图是hellpainter的官方涂装图,可惜对于我这个做模型都能被胶水粘住五根手指的苦手来说,还需要一位助太刀才行。

    我比较喜欢追求玩意的“可玩性”,即买来能够掰持凹造型的,所以还是action figure更适合自己,像GK这种动手能力强,不动手就只能像棺材一样放在包装盒里的雕像类型,除了美术从业者能够研究原模的线条美,对于普通票友的我觉得还是收藏意义大于把玩意义。

    与其花大价钱收藏,不如买一堆海外杂志过眼瘾。